您现在的位置:hg0088 > 明星转会 >
我的第一次
     


  □方浩

  2020年12月21日,乍暖还寒,朝阳慵懒地洒在小院里……我和分局领导、各部门警种负责人一行,赶到全市“所龄”最长派出所之一的密地派出所参加该所撤并座谈会。

  会议室内,参会人员或激昂或深情、或委婉或含蓄的发言,几度让人哽咽落泪……我的思绪不由得闪回到三十年前,回忆起在这个开启自己警察梦的地方,经历的许许多多的第一次……

  第一次着装

  1990年3月1日,我和另外两个新警一道,被分配到密地派出所实习。上午的见面会上,所长老钟安排我们和老于、老康、老吴、袁哥、小王等前辈见面,彼此言谈甚欢,让我顿感温暖。

  会后,老钟告诉我们:“新警服要过段时间才配发,这段时间大家穿便服。”我感觉被泼了瓢凉水,“不穿警服算什么警察?”

  几天后,老钟和我值夜班,我正在办公桌上昏昏欲睡,老钟叫醒了我,胳膊上还搭了套警服:“试试我这套新警服合不合适?还没开封的。”我一阵狂喜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换上新警服,美滋滋地在老钟面前晃了两圈。“你和我胖瘦差不多嘛,这套送给你了!”

  第二天下班后我穿着那身崭新的橄榄绿,急匆匆地赶回家中让家人和邻居们也瞧瞧我的神气劲儿,然后在瓜子坪公园拍下了第一张着装照片……

  这些年来,老钟送我的那套警服,我一直将它视为一位沉默的老友,默默珍藏。

  第一次流泪

  1990年6月中旬的一天傍晚,值班民警袁哥让我陪他去辖区偏僻的“米易村”找个人。

  原来,当天值班室里来了一对阆中来的中年夫妇,专程到攀枝花找离家出走的女儿。据说他们的女儿才十七、八岁,与一名男子“耍朋友”后,离家来到攀枝花,暂住“米易村”,夫妻俩赶来寻人。然而,“米易村”是密地辖区最大的城中村,有近千户暂住人口,村里人员众多,身份复杂,找个人是比较困难的,夫妻两人只好找警察求助。

  到达“米易村”时夜幕已降,袁哥不愧是“老派”,通过对当地人的仔细询问,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位女孩和其男友。

  返回的路上,天降大雨,我们四人都成了“落汤鸡”,当我们将人带到那对中年夫妇面前时,一家人抱在一起嚎啕大哭……

  目睹这骨肉重逢的一幕,我的眼泪突然夺眶而出……

  时光荏苒,白驹过隙!如今,密地派出所早已迁入新址,警务水平、装备水平、交通保障早已今非昔比。然而,第一次出警、第一次调解纠纷、第一次制作笔录、第一次夜间蹲守……密地派出所,给了我从警生涯里太多难忘的第一次!提醒着我从警的初心,激励我重整行装再出发!

  “密地所的撤并不是终结而是新生!不是调整而是重托!不是解散而是希望!”参会领导激情洋溢的讲话将我从回忆中拽回现实。

  走出会议室,走到院坝里,暖阳下,密地派出所办公楼的四周轮廓闪烁着光芒。我知道,它是一座照亮我们前行道路的灯塔!更是一座承载峥嵘岁月的历史丰碑!

责任编辑:梁芝羽 审核:梁隽

上一篇:读梵高和他的《星夜》 下一篇:散文诗三章

申明:如本网内容侵犯您的权益,请及时联系我们予以处理!